水滴喵

🍒梦之咲的勤奋矿工☆主knights和fine~他们有那——么好♪会自己割肉产粮写喜欢的cp,更新不定☆接受腐向CP但是只吃自己喜欢的☆一个好相处的咸鱼大家都来找我玩呀🍑

你玩这个游戏看的首先就是声音和脸啦,游戏的人物刻画的十分精美,画风也是你喜欢的风格,入坑的时候就是因为看了车站贴着的海报,全员31个偶像科学生,让你觉得你打开了后宫的大门【并不】。

其实只能选择一个偶像攻略,现在你正盯着你选择的这个偶像,朔间零,三奇人之一。

他有着优秀的外貌,稍长的黑色卷发,雪白性感的脖子,还有那个红色的眼睛。现在他正拿着布擦着他的据说是“吾辈的安眠之所”你观察过是个外形是棺材,里面是睡着非常舒服的床,你眯着眼睛在旁边看着他因为弯下腰露出的腰线咽口水,对不起你就是个懒懒的色女orz。

        轻音部活动室的隔音效果真的非常好,挡住了外面的蝉鸣声和下课铃,手表上的时间确实是已经放学了。

你自从昨天入坑后到现在其实都没有和他有过多的接触,一个是因为陌生吧,另一个就是,虽然他是你决定攻略的对象,但是你还是有点羞涩的,从小你就是这个性格,对自己喜欢的事物或者人,明明非常喜欢但就是不善于表达,你忧伤的叹了口气。

        “哦呀?小姑娘一直这样盯着吾辈,吾辈可是会害羞的?~”

让你忧伤的对象自己倒是没有察觉,把垂到眼睛边上的头发往后理了理看着你,因为还蹲在地板上的缘故,他看着你得稍稍抬起头,宝石一般的眼珠在橘色夕阳的照耀下流光溢彩,闪闪发光,

“或者,有什么烦恼也可以和吾辈讲的哦,照顾妹妹是哥哥的职责。”你一个头两个大,攻略的时候剧情搞错了吧,怎么就是把一个乙女恋爱游戏玩成了哥哥妹妹校园和谐有爱日常呢……虽然你觉得他绝对是在装。

        “没事啦,我只是在想今天晚饭吃什么哈哈哈哈。”你打了个哈哈,看着认真听了你的话建议你“晚饭的话,我觉得蛋包饭不错”的男人。

“话说朔间前辈,真的不要我来帮忙么,要好好弄干净的话还要很久吧?”你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和,地上的那具棺材,只是清洗了一部分吧,就算是日照时间长的夏天,全部清理完也要天黑了。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吧?

但是你上次把他从棺材里喊醒,让他快点回家校门要上锁了的时候,他说了“吾辈是生于暗夜的魔物,天黑后才是我们的领域,完全不必担心哦”这样中二的台词。你叹了口气,但有时候觉得非常可靠的前辈其实也有这样可爱中二的一面,会幻想他是不是只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

“朔间前辈家里还有弟弟的吧?”你这样说着走过去,从一旁拿起干净的抹布。

“嗯。是有一个非常非常可爱的弟弟哦!”他好像想到了什么非常开心的事情,声音变的特别轻快。

        “从小时候开始就和吾辈一起学习着乐器,会坐在一起弹着钢琴,在月光下拉着小提琴~”他的表情完全柔和了下来,“总是喜欢让吾辈抚摸他的头,说乖~乖~”

你稍微有点羡慕这样的相处方式呢。

“兄弟的感情真是非常的好,但是为什么这么好的感情却不在一个组合?”你有点疑惑的问出了声,却没想到他下一秒就垮下了脸发出了郁闷的声音,“吾辈做了让凛月难过的事情,导致他现在特别抵触吾辈,别说摸头,已经变的家都不愿意回了。”

每个游戏里都有个弟控和一个酷爱反抗哥哥的弟弟呢。

        “所以说,前辈你更应该早点回去吧,”你想了想,“自己的哥哥回家早早的就准备好了晚饭等着自己一起吃,吃完还可以来个愉快的饭后交谈这样。”你沾了点水桶里的水,把抹布弄湿,一点点擦着上面染上的灰尘。

忽然感觉到你的头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轻轻拍了拍,声音就从头顶传来了:“关心着吾辈跟弟弟的感情呢,好孩子好孩子~”说完还揉了揉,把你的刘海揉了个乱,你感受着头顶的触碰,心里却没啥特别的悸动。

“朔间前辈,你手还没洗……”碰过脏抹布的。

        “我回来了。”你在玄关处脱下鞋,直接倒在沙发上不动了,就想这么睡下去。游戏设定你的父母都是海外党,每月都有按时给你打生活费,总之就是你得自己做饭。

        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果不其然太阳还是落下去了,和朔间前辈回去的路上发现了在校园内睡觉的朔间凛月,朔间前辈就像看见了小鱼干的猫咪一样飞快的扑了过去,噗~小猫咪,比起小猫咪,他应该更接受蝙蝠这个动物吧。组合的标志上也画着一个小小的蝙蝠来着。

        讲道理你入坑的时候没想太多,就是冲美色而来,现在查看进度,恋情进展没涨多少,你和他的友谊小船到是越来越稳固了。

        你想到了游戏的宣传【和偶像小哥哥展开奇幻的温馨恋爱之旅】。

        结果一脚踏进了这个坑,才知道这个游戏如果不触发特定的剧情或者故事任务是不能进一步了解你攻略的对象爱好星座喜欢类型等等的。到现在你就摸索出了他喜欢的饮料是小卖部的番茄汁,和每周特定时间的食堂料理,生火腿沙拉。是奇人都比较难攻略吗……

你想到了隔壁基友攻略了两个星期的奏汰,现在好像也只会跟她噗咔噗咔~揉了揉自己的脸,你埋进了草莓形状的枕头自暴自弃的想着要不要删档从来,手机邮箱就叮咚的冒出了提示音,这个点会是谁来给自己发消息呢?你打开了邮箱就看见几个错乱的标点符号和各种空格的信息,你想想自己的手机联系人里不擅长用手机的那几个人,啊,果然,发件人【朔间零】。估摸着这个点给你发的大概是工作之类的,你打开后却是一张照片。

        一份蛋包饭上用番茄酱画着的Q版的他自己和他的弟弟,还在外面圈了一个爱心,下面留言【吾辈特意做的兄弟蛋包饭~】

你还没来得及回复,很快又发了一张看着蛋包饭下不去嘴的凛月,给你发了个颜表情【qwqqq】。

噗,你笑出了声,先就着朔间前辈给你发短信的错字给他做了批正,想了想你又打上一句【没想到朔间前辈还会做饭~好想吃吃看!】

这句发过去后你捂着脸等回复,是,是不是说的太显眼了,但是想吃吃看喜欢的人做的料理也没什么不对吧,等等但是你们还不是恋人关系啦救命!你胡思乱想着就收到了新的邮件,修正了错字,意思大概是【吾辈并不是很擅长,可以稍微做些日常料理,弟弟的水平,比吾辈要好的多。】

啊你记得朔间前辈的弟弟做的点心,还是学院的名产来着,但是……这是朔间前辈看懂了你的暗示,但是不回复你吧。你垂下手甩了游戏手柄,画面的女主也跟你一样躺在沙发上不动了,接着你没黯然神伤几分钟就收到了第二条短信【所以如果汝不嫌弃,吾辈今后可以给汝下厨来让汝尝尝手艺呢,虽然吾辈更想试吃汝做的料理】。炸成一朵烟花!

你记得,朔间前辈曾经说过他喜欢吃的是生火腿做的沙拉来着,说的时候原话还是“今天有生火腿做的沙拉,是吾辈最喜欢的东西,都要舔起嘴唇来了~”

你决定做一份沙拉给朔间前辈,但是你不是非常保证味道会和食堂一样,毕竟那是被朔间前辈夸过的料理啊!等等话说生火腿沙拉怎么做来着?

        于是第二天,你拿着包着生火腿沙拉的便当,走在上学路上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就是个超人!

说干就干的你,没有回复朔间前辈的短信,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跳起来出门匆匆在拉面店里,解决了自己的晚饭,然后狂奔到超市购买材料。首先是沙拉酱,你选择了味道偏甜的口味,然后是放在冷冻箱里的新鲜生菜,还有小番茄和……要不要加洋葱呢?但是按照吸血鬼朔间一家的设定,洋葱对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你还是放弃了洋葱。

挑了一根胡萝卜和两个土豆,想了想又去糕点区买了吐司,应该差不多了吧。你买完最重要的生火腿后就结账回了家。

你自己本就喜爱做料理,也被家里人夸过挺有天赋,但是因为特别怕麻烦,经常是拉面店,24小时便利店卖的便当,或者就吃包子解决的,但是不是谁谁谁说过一句话,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征服男人的胃!

第二天你就起了个大早,怕隔夜就做好了沙拉,第二天会不新鲜了不好吃。天都还没有亮就爬起来了,撸起袖子先把生菜胡萝卜土豆给处理了,深菜洗干净就可以了,胡萝卜和土豆一个切成片一个做成了土豆泥,然后再拿出小番茄洗干净切成两半,把吐司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进碗里,然后就是生火腿,最后是沙拉酱,搞定大成功!你做好了沙拉,时间还非常的充裕,把晚上做的几个饭团放包里,热了牛奶,再吃了涂上草莓酱的吐司你就高高兴兴出了门。

你坐在教室里傻笑了一上午,被同班其他人用各种各样的目光盯着。

万岁!午休的铃声响了,你直接奔到了小卖部。

你忘记了一件事,重要的番茄汁还没有买呢。去的路上看见了轻音部的大神,你暗搓搓的用下次给他带些柯基爱吃的零食拜托他午休时别来社团,接着你就去了轻音部的活动室。很暗,阳光被窗帘遮住了。

毕竟轻音部的部长是个见光死来着。

你记得有次约好和他去街上一起品尝据说很好喝的金平糖奶昔,结果你什么防晒措施都没有做,呆在太阳下等着他,就看见不远处一个打着黑色蕾丝边太阳伞的朔间零……金平糖奶昔很好喝的,嗯。

        你把便当盒放在了活动室的桌子上,平时的话,到了点一年级的双胞胎兄弟应该会吹着笛子把朔间前辈喊醒,挺不可思议的反正他最后还真的醒了。。。再或者就是自然的睡到了放学后,阳光不强烈的时候,你就可以看见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吸血鬼。哦不,朔间零~

        “朔间前辈,朔间前辈,起来了哦,起来吃午餐,有你喜欢的生火腿沙拉和番茄汁哦。”蹲下敲了敲棺材门,没有反应。也是,你记得轻音部平时活动的时候,乐器发出的音乐声都没办法把朔间前辈吵醒,倒是大神前辈发狂的时候,或者组合有活动,这个人才会清醒起来。平时你是不会管来着,难怪你好感度刷不上来辣么低啦!

这么想着,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臂力,竟然把棺材稍稍拉开了一点,“朔间前辈。。?起来了啦!”你又拍了拍门,还是没有回应,你索性就着目前不知哪来的神力把门完全推开了,“好了好了,起床啦起床。”

你把剩下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也许你推开棺材门是个错误,你可能打搅了一位沉睡着的天使,华丽性感的天使,明明没有醒着,但是他比醒着的时候更加的有魅力,纯洁安详,长长的睫毛合拢,卷发柔顺的贴在一边,樱色的嘴唇微微张开,脸上带着健康的粉嫩,应该是由于气温比较高吧,你低下头,凑近想更多的看看的时候,“唔。。”里面的人慢慢发出一声低吟,缓缓抬起手,就这样抱住了你的腰。

“好吵,吾辈正在安眠中,有哪只不懂事的小猫咪前来试图唤醒吾辈?”

你被抱住,看着慢慢坐起来的朔间前辈,半睁着眼,睡眼朦胧的把凑近他的你扯进了怀里,哎等等等等等等?!?!“朔间!。。朔间前辈!是我啊啊啊,等等这是怎么了快清醒一点!”你挣扎着,但是朔间前辈的力量比看上去的要大很多,就算平时表现的懒懒散散的,说到底,他是体力出色的偶像,是个男人啊。

你觉得你的挣扎没什么用,他已经抱着你又重新躺了下去。你被他贴着胸抱着,现在是一动都不敢动了,从头顶传来的,微热的空气耳边,还有他浅浅的呼吸声,以及心脏在耳边不急不慢的有规律的跳动着。

什么嘛,是有心跳声的嘛……

当然他只是个中二病比较久的人类,非常的温暖,因为离的近,他的体温迅速带动了你,就算是炽热的夏天,奇怪的感受不到热一样,不,应该是感受到了也不想离开吧,你莫名安心,顺着自己的意愿闭上了眼睛。

反,反正,以后都会在一起的,你小声嘟嚷着,玩了这么久的游戏,进度条还那么慢,就,就当催进下好了。

你心安理得,睡得非常香,真正来的目的你也忘了,还翘课了一下午,此时的你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了。即将到来的门老师的训斥你都不怕!睡觉睡觉!

你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有人了,哎,哎?!你眨巴着眼睛像被谁拿针扎了一下,“突!”的跳了起来。

“汝醒来了啊,早上好~”

你猛的扭头,就看见了蹲在你另一边,看着你的朔间零,他手里还拿着你的便当盒子,是……啊,是那个你今天早上给他做的沙拉!你微微睁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他:“是已经到了下午了吧,朔间前辈?话说回来这个的味道……”怎么样?
你刻意的没有去提同……刚刚那个算是同床了吧?!没有去提那个尴尬的事情,直接问了沙拉的味道。

但是他只是看着你,“吾辈睡着的时候被突然唤醒,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和现实状况,所以可能会发生自己控制不了的问题,”他捂着脸,“所以,汝以后试图唤醒吾辈的时候,要更加的小心一点。。~”

不要让吾辈伤害到了汝这句话,他没说出口,但是你差不多懂这个意思了,心里没由来的升腾起一股怨气,“朔间前辈,这是觉得是你强行做了这些事,所以对不起我,才说的话吗?”你注视着他的眼睛把你想说的话,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朔间前辈没必要觉得自己伤害了我,无论是因为叫醒你,却被你带着进了棺材和你在里面呆了一个下午,还是因为你的邮件,去准备食材做了你爱吃的食物,”你深吸一口气,“都没有关系!我喜欢,很开心,能为自己喜欢的人做点事,让他开心,或者和他在一起都是我自己愿意的!”

所以,所以你没必要这样,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莫名其妙的就突然表了白,你以为按照目前的进度你会再等等的,等活动,等时机,但是你还是借着这个机会,说了出来,果然会被觉得很奇怪吧?你直接跑了出去,然后摘了眼镜甩了游戏手柄你就倒在床上了。

你有点把感情带进游戏去了,你是这么觉得的,超级尴尬,但是也非常生气和难过。这两种复杂的感情交缠着让你连门老师对你的说教都自动屏蔽了。

然后你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埋进了柔软的被子,直到你接到了游戏新活动开始的通知,你一直是放空状态。

【~夏日里的萤火虫,玩家和攻略对象一起进入有着萤火虫的树林观赏,有几率开启夏日隐藏剧情,还有惊喜奖励~】

萤火虫?隐藏剧情?神秘奖励??啊,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新活动啦,你刚刚才跟人家耍了脾气,还毫无预兆的告了白!这下。。活动什么的,都参加不了了啦,你欲哭无泪感觉自己心情更是差了100个点了,真真真真是太失策了,会被讨厌的吧。

啊啊好不容易觉得自己找到了攻略的地方的时候你的手机在你旁边响了,“喂。。?请问是哪位?”你难过的没顾得上看来电名称,结果一听声音你就跳了起来。

“是吾辈哦~汝说完话就擅自跑了出去,放学后也是找不到人,让吾辈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很困扰啊。”

这,这么说还真是抱歉了,你就是不能好好冷静!

“我。。”你刚想开口。

“吾辈,想过了哟,”但是他打断了你,“吾辈是长眠黑暗的吸血鬼,没有体验过这特殊的感情,没有接触过阳光,如果汝想把吾辈拉入与汝一同的世界,和吾辈站在一起,那汝就不能像这样逃避吧?”

他低低笑了起来:“让吾辈感受到汝的决心,说不定吾辈就踏出黑暗了哦,但是,如果汝继续这样无法肯定自己的感情,吾辈这边也是不会对你做出任何的回应的哦?”

你觉得你就像在玩蹦极,像在体验什么惊险刺激的游戏,你坠入了谷底,但是又发现了原来悬崖下面是一片新的世界。

你一直都在逃避,觉得自己这样的人难以攻略他这样优秀的人物。但是,他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给了你一颗糖和一个鞭子,如果你不牢牢地把握机会的话那就……

        “前辈,一起去赏萤吧!”你发出了邀请。

老实说,你不是胆子特别大的人,但是也不是那种稍微一点点恐怖就吓得退缩的,好歹你也是能看恐怖片,能玩恐怖游戏的人,但是这游戏的3D技术做的太好了,你有点。。话说这是夏天,夜晚的小树林啊喂,是小树林吧,温度也太低了吧喂!

你搓了搓手,突然被另一只手一把握住“要是觉得害怕,或者哪里不舒服了,就跟吾辈说。”他低头看着你,“上了年纪的人,心也没有以前细了,或者说,你喜欢我,但是连主动握着我的手的勇气都没有吗?”

你,你才没有那样呢!你赌气一样的捏紧了他的手,后知后觉的脸庞有点烫,从解释了清楚那会儿开始他就一直有意无意的,说这种话!根本看不清楚是真的还是假的。

“又在胡思乱想着什么?”他敲了下你的头。

“很痛啦,前辈!”你气鼓鼓的样子似乎逗乐他了,他轻笑了一声,揉了把你的头发,“别这样啦,发型会乱的!”

不知道是不是说开了的缘故,你比平时显得更加活泼,胆子也大了起来,平时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的吧。

明明只是去观赏萤火虫,但是你还是穿了一件浴衣,头发也好好的打理过,还穿着不方便走路的木屐走在这种树林里。朔间前辈见到你的时候还愣了下来着,大概是第一次看见你穿浴衣,你也是第一次看见他穿便服,紫色的衬衫很适合他呢。“又盯着吾辈看,不说话了。”他无奈的摇摇头,牵着你继续往里面走。

“没,没办法嘛!”谁叫你太好看了,不是我的错!后面半句你没有说出声,倒是,这个萤火虫的地点,到底在哪里哦……翻着地图好像就是在这附近?“呜哇!”你一个不注意就倒在了朔间的身上。

“真是的,汝小心一点哦?所以说汝真的为什么要穿着浴衣来呢,非常不方便吧。”他稳稳的接住了你的,但是你心里想的是干脆把他扑倒算了。

“因为,我想让喜欢的人看见,穿的漂漂亮亮的我。”黑夜再次给了你勇气,“我说过的吧?我喜欢朔间前辈,所以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想打扮的好看一点。”你一脸理直气壮。

虽然真的非常的不方便就是了,一路走来其实你的脚已经疼的不行了,但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你还是坚持着,保持微笑,话说回来,你刚刚,又表白了一次呢,在目前这个不浪漫的地方,不怎么好的时机,你揉了揉眼睛准备自己退出来。

哎??等等那是……你看见树叶上,草丛里,一点点冒出来的荧光,一闪一闪的打着旋儿从四面八方慢慢的聚集过来。

“朔间前辈,朔间前辈,是萤火虫!”就像是戏剧一样,奇迹一样,这个场景太过梦幻,你兴奋的想去触摸那些小小的精灵一样的小生命,却又被重新的牢牢地抱在了怀里,哎。。哎??“朔间…朔间前!”

你还没说完就被他用手指抵住了唇:“其实吾辈非常想说,面对喜欢的人,汝还是前辈前辈的喊,太扫兴了。”

“呜!”你被堵着嘴只能发出简单的声音。

他看着你,目光里好像有星星一样。

“这一次,是吾辈失算了呢,汝让吾辈感到安心和对汝的期待和眷恋,”他轻轻的,吻了你的额头,一触即离,就算这样你还是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吾辈就先答应你,让你今后继续的陪在吾辈的身边吧。”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