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喵

🍒梦之咲的勤奋矿工☆主knights和fine~他们有那——么好♪会自己割肉产粮写喜欢的cp,更新不定☆接受腐向CP但是只吃自己喜欢的☆一个好相处的咸鱼大家都来找我玩呀🍑

【偶像梦幻祭】Checkmate(CP:栗司)

暖√

Miss。Y's日常幻想:

【写在前面】


1.此段子时间轴在【王骑审判】之后。


2.来自沉迷儿子儿媳无法自拔的怪阿姨。




————————ES分割线——————————————




【王】的挑衅,究竟让【knight】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审判】结束之后,朱樱司总会想到这个问题。不过,它也只是朱樱司思考的众多问题中的一个,其余的,还包括”如何才能更好地提高训练效率“”怎样改变前辈们对自己’总是发牢骚‘’太过认真‘的印象“等等,大多没有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一个人的时候,朱樱司总会想很多,即使他有意识地去改变一些习惯,效果也常常不尽人意。


这不,他又想得太多了。


朱樱司轻叹了口气,将视线和专注力重新收回到面前的棋盘上。


距离下午上课还有一小时,差不多够摆两盘或者三盘棋。




“唔——哈……”身旁的花丛里,传来熟悉的哈欠声。


“请问,是凛月学长吗?”


朱樱司站起身,越过花丛望去,果然见到朔间凛月倒在花丛边软软的草坪上。


“现在……已经到晚上了吗……”


“学长,现在是午休时间。”




上午最后一节【unit】训练课,凛月学长不见踪影,这样的情况或许直接触发了朱樱司的思考:非常时期的大家,充满斗志,甚至带有某种哲学色彩,令他无比动容;但是【危机】过后,每个人似乎又会回归到个人主义的状态。


【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朱樱司默默在心里得出结论,却不再像以前一般计较。他觉得这样的学长们有种别样的魅力,而那样的魅力是一直循规蹈矩,小心翼翼的自己,无法企及的。




不过,即便他自认为对学长们的了解已经加深了很多,面对此刻的情景时,他还是显得有些茫然。


“凛月学长,难道也对国际象棋有了解吗……?”


朔间凛月打了一个哈欠,抖了抖衣服上的草屑。


“小司总是喜欢一个人做这样无趣的事情啊……”朔间凛月像在思考着什么,不过也有可能是他的困意还没有消散,“明明老爷爷才会这样无聊,小司还是一个小宝宝。”


“学长,请不要叫我小宝宝……”一如既往,学长们还是不太懂最基本的礼貌。


“我在红茶部看过小英下过几盘——”说着,凛月自顾自地执白子先走一步,“只是每次看到后面都会睡着……”他又打了一个哈欠。




棋局比想象中进行得更快,国际象棋本是零和游戏,每走一步都需要周密的思考,而凛月的步法显然草率得多。朱樱司克制住想要指导对方的冲动,只是单纯依着对方的步调走。




或许是奇怪的魔咒,朱樱司总是会被【不认真】的人影响到状态,在他意识到自己即将被对方将军的时候,对方已经不再给他思考的余地。


“Checkmate。“


“……凛月学长很厉害啊。”


他的赞美发自内心,却也带着一点小小的不甘。他想不明白自己是怎样被凛月学长分散了注意力。


“嘛,如果我赢了的话,小司就给我当抱枕吧,这样约好了。”


“我并没有和学长有过这样的约定!请您不要突然……”朱樱司正准备推开可能要抱过来的凛月,而对方只是在他旁边坐下,倒在他的腿上,朝他摆了一个“嘘”的手势。


“就一会儿——”凛月打了一个哈欠,“草坪太硬了,枕着不舒服……”




朱樱司皱着眉头,望着面前被将死的棋局,发了一会儿呆。


国际象棋入门的门槛很高,远不是只观望几局就可以掌握的。


他总是希望事事都能寻找到一个答案,最好任何事都可以用符合逻辑,十分合理的方式来阐释。


可【审判】之后,他发现自己感知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在理性之外,更加接近心灵。




【或许,是自己又让学长担心了吧。】




下午的上课铃响了,朱樱司低头看了看许诺“只睡一会儿”的朔间凛月,达成了他人生第一次旷课“成就”。


——————————【END】————————————




【番外】


——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转瞬间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司糖:Zzzzzzz~~~~(不要问我好好的腿枕变成了膝枕……)


栗子:睡着的小司真可爱~一起轻松、轻松,这样最好了~(计划通)




——————————ES分割线——————————




【特别感谢】


感谢亲爱的大侄子吃我【栗司】安利,并在我的盛(qiong)情(zhui)邀(meng)请(da)下,过节还撸画,时间不够就先PO线稿了。




————————ES分割线——————————————




最后,我貌似占了tag


哈哈哈哈人生第一次啊

评论

热度(40)

  1. 水滴喵Miss。Y's日常幻想 转载了此文字
    暖√